letou

大四川,天府之国,巴山蜀水,世界文化旅游最丰富的区域,自然山水最奇观、最独有之地,人文自古多姿多彩。如果说古诗词是这里的最强文化基因的话,那么在“天人合一”的美妙中,这一领域成为中国现代山水画创作的摇篮。近百年来,这里盛产中国山水画大师,无论入川者还是蜀地人,艺术家们从海拔500米的盆地丘陵到海拔4500米的藏羌彝高原,创作了一幅幅富有生命力的经典作品。今选百年已故大师和在世70岁以上的且具有“独立艺术语境的艺术家”,研读他们在此所“得”,可算是“画脉盛宴”:黄宾虹得蜀山之苍莽厚重;傅抱石得巴山烟雨之淋漓;陆俨少得三峡险变之奇幻;张大千得峨眉青城之幽深;李可染得山川草木之浑厚,可谓家家有得,人人见殊。身居四川的山水画家更是得天独厚。

最近,北京798一位老艺术家说,纵观华夏大地,中国山水大师的摇篮与起飞地在大四川,那里有川西文化、长江文化、藏羌彝文化、喜马拉雅文化等……,简直是中国山水的自然博物馆。百年山水大家出四川,可谓,传承有道,语言独立;题材首创,易于细品。油画大家简崇民提出,百年中国山水画,四川贡献最大!

著名策划家、中央党校特聘文创专家、中国传媒大学美术传播研究员、收藏家刘金彪先生有诗曰:百年山水画,摇篮在四川。巴蜀堪独秀,艺语能接天。峨眉浸烟雨,险峡多变幻。笔触连海拔,藏羌彝高原。抱石得趣归,张爰写大千。草木亦滋华,铺宣乃可染。苍莽客宾虹,天寿留松潘。学恭惜敬恒,琼久叹金远。河汉星璀璨,秘境须遥看。品艺又论见,美画九州传。

 著名艺术评论家、国家一级美术师田旭中撰文:华夏百年论画坛,雄姿异态展新颜。溯源理脉目如炬,品画点晴语不偏。烟雨苍茫笼蜀水,风光绮丽染巴山。藏羌峰壑人间少,孕育丹青耀史篇。

 图为张大千作品《峨眉天下秀》。
\

傅抱石入川得巴山烟雨之淋漓,作品《巴蜀山水》。海拔500—1000米。
\

黄宾虹得蜀山之苍莽厚重《青城诗意》。海拔800—2000米。遗憾的是黄宾虹在青城山一年确看不到“黄宾虹采访地”。
\

 
  
陆俨少入川得三峡险变之奇幻,作品《三峡》。海拔1000—1200米。遗憾的事,陆俨少曾经打算捐赠一批作品给草堂,确没有成功?!

\

抗战时期直到胜利,潘天寿一直呆在四川。在这期间,他一边教学一边创作,当时的重庆也成为了潘天寿在艺术上的重要累积时期,特别是他对文人画的研究,重庆是重要转折点。

\

陈子庄,居住成都,民国时期曾接待齐白石、黄宾虹,其精品国家文物局规定不得出境。作品《川西林盘》,海拔500—800米。

\

\

冯建吴(1910—1989),四川仁寿人。擅国画、书法、篆刻;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、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、重庆国画院副院长、成都画院顾问、杭州西泠印社社员 、四川省政协常委、四川美术学院教授、硕士生导师等。其精品国家文物局规定不得出境。作品《巴山蜀水》,海拔600—1000米。

\

石鲁(1919年—1982年),原名冯亚衍,四川仁寿县人。因崇拜清初大画家石涛和现代革命家、文学家鲁迅而改名“石鲁”。15岁考入成都东方美术专科学校图画系,系统学习传统绘画,临习石涛、八大山人的山水花鸟,摹写扬州画派及吴昌硕等人的绘画作品,为后来的国画创作打下了基础,抗战爆发,投身革命行列。图为《长江三峡》,海拔1000—1200米。

\

李琼久,居住乐山,笔下峨眉是一绝,其精品国家文物局规定不得出境。作品《峨眉天下秀》,海拔1500—3000米。

\

李可染入川得山川草木之浑厚,作品《乐山大佛》。海拔800米。

\

岑学恭《朝辞白帝彩云间》,海拔1000—1200米。这个内蒙古人系徐悲鸿的学生,新中国成立后定居成都。民国时期曾帮达官贵人搞徐悲鸿作品,可老师之作,自己一件都没有,长叹“遗憾”。其笔下三峡,险峰峻岭,浪涛汹涌,气势磅礴,点睛之笔在于“轻舟已过万重山”,用夸张的手法,让人走进“惊心动魄又心旷神怡的山水间”。

\

黄纯尧,成都人,南京教育学院教授,徐悲鸿、黄君璧弟子,60岁后再入川,11次游长江,画水和云烟处理堪称一绝,形成雄秀兼备、笔墨鲜活的“黄三峡”。作品《夔门》,海拔1000—1200米。

\

王敬恒,成都人,1983年,到阿坝写生,成为藏羌高原人文绘画第一人,被誉为“新中国士人画艺术大师”,进入“20世纪国家美术收藏与捐赠名录”,中国美术馆收藏其作品100幅。图为《藏羌高原——马尔康、小金》,海拔2000—3000米。

\

这是成都画家李华生(1944—2018)作品,他是一位天马行空、性格率真,不苟同于流俗,悠游驰骋于个人艺术天地的独来独往的艺术家。大英博物馆、大都会博物馆收藏。

\

  这是成都画家刘朴的作品。海拔500—2000米。刘朴作品的价值审美在于用“黑白灰”这一难度大为主色调,创造了中国山水的独特意境。他的留白是一种人生哲学,而满构图的作品中又繁而寓法。他把川西大地的平原、丘陵、高山相映成趣地表现,朦胧的远山,笼罩着层层轻纱,在飘渺的云烟中忽远忽近,若即若离,仿佛一种时空的穿越。
\

  成都画家李金远,得李可染、何海霞、冯建吴等亲自传授,创作题材另辟蹊径,长期在海拔3500—4500区域写生创作,成为世界喜马拉雅当代绘画和最高海拔系列题材创作艺术大家。他把喜马拉雅山脉的“巍峨之力、磅礴之势、险峻之态、优雅之美”推向世界。受聘于国家文旅部主管的“中国华夏文化遗产基金会”特聘画家,完成莫高窟自然风情系列创作。作品四川、西藏区域《天界》,海拔35004500米。
\

\
  
  著名国学大师、书法家、中国美学会员黎孟德先生赋诗一首:明皇幸蜀返长安,圣心日日怀蜀川。 乃使李吴再入蜀,水墨丹青画蜀山[1]。 杜甫留诗王宰壁[2],李升绝艺杜楷传[3]。 锦江春色来天地[4],峨眉雄秀青城幽。 瞿塘滟滪锁三峡,剑阁雄关走金牛[5]。平生游历遍四海,此山此水甲九州。致使历来丹青手,越岭渡涧来一游。张冯陈岑皆蜀产,傅黄潘陆佳作留。 四王已去石涛死,何处山水堪荣观[6]? 先生于此有灼见,百年摇篮在四川。 石破天惊逗秋雨[7],细思此论颇不偏。自古诗人皆入蜀,画师图川亦自然。蜀山又有新面貌,定有新作留人间。

 
[注释][1]唐朱景玄《唐朝名画录:“明皇天宝中忽思蜀道嘉陵江水,遂假吴生驿驷,令往写貌。及回,帝问其状,奏曰:臣无粉本,并记在心。后宣令于大同殿图之,嘉陵江三百馀里山水,一日而毕。时有李思训将军山水擅名,帝亦宣于大同殿图,累月方毕。明皇云:李思训数月之功,吴道子一日之迹,皆极其妙也。”[2]杜甫在四川,曾有《戏题王宰画山水图歌》。[3]据宋黄休复《益州名画录》载:“李升者,成都人也,小字锦奴。年才弱冠,志攻山水,天纵生知,不从师学……意写蜀境,山川平远,心师造化,意出先贤。数年之中,创成一家之能,俱尽山水之妙。”又载:“杜措(一作楷),蜀人也,幼慕李升山水,长亦勤学,二十年中昼夜不舍。”[4]“锦江春色来天地”:杜甫《登楼》诗句。[5]瞿塘:瞿塘峡。滟滪:即滟滪堆,位于瞿塘峡口。因阻碍航道,今已炸毁。金牛:指金牛道。[6]荣观:荣盛的景象。《道德经》:“虽有荣观,燕处超然。”[7]“石破天惊逗秋雨”:李贺《李凭箜篌引》诗句。